【罗香】26字母题微小说

*原著向

A - Adventure 冒险

“不行。”

“……”

“我说了不行就不行!”

罗倾身向前吻上山治的嘴,单手提着帽子挡在两人相接的唇瓣之前。他们的伙伴在草地围绕着高高燃起的篝火狂欢,欢笑声此起彼伏。

“看吧,谁都没看到。”

A - Angst 焦虑

“别担心,特拉仔!山治是我的伙伴,我一定会把他安全带回来的!”路飞笑着。

罗目送路飞等人离开,强迫自己站住脚没有跟上。

黑足屋会没事的。他告诉自己。

c - crackfic 片段

“黑足屋。”

“这什么奇怪的称呼啊?”山治吐出一口烟,单手托腮笑道:“作为报复,我就喊你罗吧。”

c - crossover 混合同人

“罗,海军追上来了!”

“知道了,黑足屋。忍术!心转身...

【翼年代记】五次小狼是独自一人,还有一次他和其他人在一起 *一发完*

简介:有五次小狼是独自一人,一次所有人都和他在一起。又名真狼醒来后未被clamp提起的二三事。

重温了仪来河篇才发觉真狼其实被挖掘的不多,于是决定写这篇。

此篇有:
真狼中心
Hurt/Comfort (伤害/安慰)
Family Love (家庭)
贯穿全场但没特意提起的樱狼。
摩可拿最可爱了。

xxx

01

—东京篇—

“真的没问题吗?”那吒递给他出外用的防雨服。小狼接过后披上双肩,即使隔着一层衣服,他也能嗅到防雨服上残留的腐蚀性的雨滴,水的酸味裹在斑斑点点的血腥之中,这种气味刺激着他深眠七年的感官。

小狼向那吒点头:“是的。你曾经说过,东京的粮食不是很充足。而且如今塔那边的人也都过来了,我想尽力帮忙。”

“我不...

【EC】中文推文(陆续添加天启后产出推荐)

伊萨卡:


17.2.10说明:正在陆续添加天启后推文和作者,就不新开贴啦。


提示:在使用手机版随缘时,多数人会直接搜索EC,然而在XFC至DoFP期间也有很多并未在标题上标记[EC]的好文,或者有“Charles/Erik”的关键字,或者没有,标记[X-Men]的居多。比如千秋太太所有文题目中都没有EC。在网页版通过tag和分类搜索是最好的,希望大家都不会因此错过好文!


推文肯定会有不少遗漏,在此对遗漏的好文和作者表示抱歉,欢迎补充推荐。


说明:


1、文名均为随缘文名,超链接均为随缘链接随缘网页版才能看见作者的文的列表(...

【罗香】语言障碍—罗香日贺文



罗香日快乐!这次决定来试写语言不通的罗香是怎么互相调情。
德国人!罗x 法国人!香

x

一年前,如果有人告诉山治,他会在一间除了难喝的咖啡没有任何特点的咖啡店享用晚餐,他会摇摇头告诉你他对咖啡的要求至少有吉隆坡双峰塔那么高;如果有人告诉山治,他会坐在角落漏出棉絮的小沙发打瞌睡,他会把那个不知所谓的人踢到外太空,因为他决不,永不踏进无法提供完好设备的下三滥咖啡店。

山治还是想把人踢到外太空,那个摇晃着屁股向他推销自己的男店员就是个醒目的目标。而他不这么做的理由也很简单,在坐了长达六小时半的火车后他实在提不起劲,兑水的咖啡因根本无法唤醒他沉睡的大脑,要不是男店员契而不舍地胡搅蛮缠,他会沉进散发酸味的小沙发...

【罗香】反面 中

妈耶,二月只有28天。先祝我家厨子生日快乐!!下章上肉庆生!!


*双洁党勿入

*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香非常擅长调情(…)

*小狼狗还是小狼狗


吸血鬼喜欢狩猎,他们并不需要刻意伪装自己,总是有那么几个愚蠢的青少年仗着年少轻狂的无知自动送上脖颈。人类尚且懂得制造陷阱引入野兽以夺食它们的肉,吸血鬼只需要等待,他们是永远的猎食者、主动者,钻入青少年脆弱的心灵制造空隙,说服他们这世界有太多值得探索的地方,刺激他们心脏的鼓动,引发他们数以千计的疑问和好奇,同时取笑着他们的血液散发出来的味道——惊讶、悔悟、兴奋。人类以为自己是智慧的最高体,但是思想往往才是了结他们生命的...

【罗香】反面 上

为了避免又删文,决定先发出来…在厨子生日前更完


*年下狼人罗x吸血鬼香

*超大年龄差(…)

*请脑补两年前罗x两年后香的形象


    特拉法尔加罗在月色下狼狈地闯进那幢巨大的房子,或者更应该说是一幢宫殿。他的神经紧绷得如同拉紧的弦,呼吸急促得几乎把粘在他身上的石粒和草根都抖落在地。他缓慢地翻过那扇敞开的窗口,赤裸肮脏的脚丫把泥土蹭在奢华的毛绒地毯上,手指在白色的窗帘留下血印子,他眯起眼睛注视那三个追逐他的狼人,呲着牙齿准备迎接他们的闯入和袭击。然而,那三个追兵停在了房子的几百米开外,狼人良好的夜视力让特拉法尔加罗得以清楚观察他们警惕而...

30秒快剪。BGM- You Are The Reason

这里也来混个更,嗯。私心tag路香,我爱船长和厨子呜呜。

2017年总结

作为一个不称职的写手,来个潦草的总结吧。今年最高兴的就是认识了爱罗香/山治的小伙伴们。

算了算最后也有37篇的文章,这得多亏于大学前漫长的假期(开学后消失了大半年真对不起我爱的罗香…)

重温了几篇文章的段落,祝各位新年快乐,2018年事事顺利,汪。


罗香

 

【这场故梦里】

“我等不及,打给你了。你看了吗?”
“……混蛋医生。”
“黑足屋。”


【山治得到的10个吻】

他们两个面对面相处的时候习惯了对方刻意的保持距离和藏着掖着的词句含义。对待同一类型观察入微,心思慎密的人,他们特意给了对方距离去适应,不敢贸然接近但也有些惺惺相惜。...


【短篇】Not a Her

有点蠢,傻白甜,狗血的罗香。


娜美参加了小学同学聚会。这其实没什么,除了她不得已见到几位不是那么想再见的同学,餐厅的酒醇香滑口,甜点柔软得如同最上好的丝绸,沙拉是她这辈子能吃到最棒的沙拉,食物简直棒到她精神上高潮了几回。老实说,她可以花上一整天和这些美好的天使打交道,心满意足地把他们吃进肚子里——去他的减肥计划。


“娜美!”路飞扑腾着向前,嘴里含糊地撕咬着肉,他红扑扑的脸蛋表明他非常享受把自己丢进食物堆里的过程。他还是那么有活力,娜美打量着他圆圆的脸蛋想到,不过看起来没那么爱哭鼻子了。“你能想象吗?我终于吃到了带骨肉,我还以为我永远吃不到了!”...


【短篇】Kiss, Hug & Family

圣诞贺文

山治亲情向。


阿金在傍晚六时把山治约出来,后者不甚愉悦地以指关节敲着酒吧的玻璃桌,眼刀扔过去要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听你的话重新开始,”金盆洗手的黑道小混混纠结地把手指缠在一起,不大敢抬头看着山治。“所以我就搞投资……”

话没说完,眼前的金发男子发出恼怒烦燥的咕哝,一瞬间明白了他叫他出来是为了什么,“我他妈不借!”


换作以前的阿金他会紧蹙眉头从腰间掏出枪碰了胆敢对他恶言相向的任何人,但是如今山治是他所在部门的组长,所以他仅仅是把头拉得更低,如果他有耳朵,那它们会贴着他的头发。

“山治先生,我保证下次不会了。”眼见山治又要说什...

【罗香】黑白系-千载难逢篇

*别说了,我已经放飞自我了

*梗的启发来自大马画家黑色水母的《天桥下的天堂》


“你他妈让不让!”


“不让不让不让!说多少次都不!”喊完,金发的奋不顾身就是一扑,拳头捏了就想往那欠揍的脸飞去,蓝发的可没这么好应付,他躲闪开攻击,半途中还抓着金发来不及收起的手腕往地上毫不怜惜的扔过去。金发的哎呀好大一声,蓝发的嘲讽地嘴角一勾,向前把手上的死亡气球粘到咬着雪糕的女孩身上。


金发的缓慢地爬起身,眼看气球粘上了眼睛也红了,他拔腿跑过去想把气球拔下来了。赶不及了!只见交通灯由红转绿,女孩似是没注意到在街上闹腾的两大男人,没注意到在他身...

【索香】幼稚完 下

《幼稚完》下


不断提示敏感词,找得我要疯了


07

晚饭后,两人各卧在沙发的一角看连续剧,盛夏的夜晚温度依旧居高不下,索隆打开了空调才感受到沁心的冰凉。这套连续剧是索隆几个月前带着父亲到香港玩的时候带回来的,女孩替他从眼花缭乱的柜子上选了几部,尘封在电视机下的柜子数月,他却一直懒得去打开来看。警察局和家里的两点一线生活他适应了那么多年,吃饭草草了事,长时间就在沙发坐着喝酒。他酒量好,这一胡来的灌酒无非是让他的思路愈发清晰,发生过的事情像走马灯匆匆而过,他可以就这么用一夜领略曾经的十二个四季。

电视剧里的香港警察抬起手腕开枪,巨响之后犯人倒地,每一个画面都在慢动作呈现。
索隆指着电视说道...



@艾里 _吃糧不眨眼 
收到艾里太太的快递决定来返图顺便安利一把!

乖乖饼干是第一个入眼的,直觉包装上头的造句是整个包裹的重点😶😶洗脑你洗脑了那么多次,你却还是无肉不欢我好失败…
还有还有收到贡糖黑糖牛奶糖牛轧糖我很高兴,但是我想吃的是甜甜的罗香日常糖不是真糖啊😂😂😂

笔记本手绘板表白太太可爱又帅气棒棒的嗷!爱你爱你爱你!
话说一开始不认得贡糖误认是方便面调味料包……

所以下次我可以只产糖给你吗?肉吃多了真不好…到时回寄塞你马来西亚零食哈,还在考虑要塞你惊喜还是惊吓(bu 总之啊总之我也好高兴认识你啊!一起玩一起萌罗香哦笔芯😘😘❤️




【索香】幼稚完 中

《幼稚完》中

04

左边的肩膀被医生绕了好几圈绷带。金发男人坐着收起那些外用内服的药罐,点头看似专心地聆听医生的嘱咐。

强森在他的几步开外,和盯着男人背影的索隆站在一块儿。他左摆右摆,最后还是开口问道:“大哥,你认识他啊?”

索隆不做声,金发男人已经提着一袋子的药走过来,强森立马迎接上去。
“诶,怎么样?没事吧?”光亮很足,强森可以看清他那转着圈的眉毛,柔软的金发服帖地覆盖他的右半边脸,眼珠子是泛波的海色,下巴留着一小撮胡子。他的皮外套已经脱下了,露出内里的黑色套头衫,他看起来长得不像是索隆那一类型的人。都是好看的人,却又完全的天地之壤。强森越是想,就越是不明白他和索隆是如何相识的。

“我是强...

【索香】幼稚完 上

《幼稚完》上

*题目致敬林峯《幼稚完》

01

酒精热辣地灼烧着食道,咕咚着一路淌进胃部,像是吞了一轮炽热的太阳。索隆抬起头,对面的女孩那双眼太阳般放射着刺目的光芒,他咂咂嘴把头扭过去,不再看她被隐形眼镜放大的瞳孔。是了,太阳还在,日子还在,握不牢也放不开。

“索隆,不好吃吗?”

索隆灌下一口酒,摇头道:“没有。”他叉起了一粒鱼丸扔进嘴里,女孩终于舒心地展开眉头,献殷勤把麻辣火锅里的食材捞起来摆到索隆的面前。

“索隆,我们交往几年了?”

他握着酒瓶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半响把瓶嘴送回嘴边,简单地耸肩。
女孩也不在意,轻轻笑道:“五年时间,我没想到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

“那么久了?”索隆放下酒瓶。...

我的邻居是他 第三章



联谊会出乎意料遇到故人,山治的心仿佛失重的电梯,遽然下坠,面上却维持着硬冷的神色,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他有一段子走个路也显得不自在,萎缩在建筑物的投影下缩手缩脚,好一会儿都觉得自己像个罪人见不得光,这个念想让他的心底翻滚着烦躁,越滚越大,像是一团尘土。

公寓恢复一如往常的繁忙,住客进出,出入反复,娜美也一心钻进工作没有搭理他。山治在傍晚七点准时到家。他没有车子,每天都搭最早一班地铁上班,搭最后第三班归家。地铁站距离公寓步程仅有十五分钟,途中见得归心似箭的人擦撞过他的肩头,人影或斑斓或惨淡的匆匆而过,纷杂在路上明晃昏黄的路灯车灯,憧憧间皆是落寞了几许。

那边的一个妇人提着手提包,左手握着电话,...

【山月】金香——待得安定

 @酥叶死掉了点的金香,拖了超级久抱歉哦


阿金的命是山治救回来的。


他在后厨小巷中的绿色大垃圾桶把一大黑袋子砸到了男人的脸上,那一股子酸臭味散发出来,苹果核应声自袋子滚落而出。山治这才注意到那个男人维持着所剩无几的意识躺在垃圾桶旁。

山治一时半刻只以为他遇到了流浪汉,躺在了错的地方休憩,结果被他无心一扔的垃圾袋浇了一身。他嘴里还叼着烟,看着男人疲倦地耷拉肩膀瘫软身子,第一个念头是他饿着肚子奔波多日。山治三两下跑回后厨随意用剩余的食材炒了一盘炒饭,蛋香四溢,金光闪烁。巴拉蒂备用的外带盒子都用尽了,还没来得及进货,他不得已只能把炒饭摆到盘子放...

【无cp】伊治

私设+BUG多慎


文思莫克山治是伊治的弟弟之一。弟弟的定义是年龄大小,他们之间却只有区区数分钟的差距,而这份微小的差距也并未消除他对山治的不理解。他们在幼时已经学会舞刀弄剑,在海里畅游,通读战斗的书册,他们是被铸造的利剑,理所当然地被打磨锐利。


山治永远是追不上的那一个,他好几次被象征脆弱的白色绷带围围缠绕,从大海里吐着水捞起,他不理解他就如同天空俯视大海——他们看起来是相似的,同时拥有着天壤之别。他的世界在刀光剑影中明暸了分界线,强与弱泾渭分明,强者例如文思莫克家族,弱者例如山治。


他带着这份心情拜访母亲的房间,母亲一如既往地躺在枕头上休息着,呼...